選不選人文學科?

發布日期:2018年10月18日文章來源:社會科學報

最近數十年來,隨著科技的飛速發展,在大學校園中,計算機和金融等STEM專業獲得了長足的進步。而有關人文學科衰落的聲音不絕于耳。面對著看似不盡如人意的就業前景,要不要就讀人文學科成了每個大學生的困惑。2018年8月23日,美國東北大學歷史學助理教授本杰明·施密特在美國《大西洋月刊》雜志上撰文“The Humanities Are in Crisis”,對從1955年至今人文學科發展三個階段的相關數據進行對比,指出大學生們放棄攻讀人文學科,是因為他們自認為其他專業能帶來更好的未來,但這種選擇未必正確。

原文 :《要不要就讀人文學科》

曉舟/編譯

圖片 | 網絡

人文學科演變的三個階段

數十年來,人們一直宣稱人文學科即將滅絕。1964年的一本暢銷書警告說,即使嬰兒潮一代開始涌入新大學的英語系和歷史系,在一個以科學為中心的世界里,也未給人類的追求留下任何空間。盡管對于像音樂學、歷史學,或者比較文學等個別學科的報道往往探討學術的實質,不過有關人文學科的討論似乎都集中在它們即將滅絕這個話題上。

 

自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人文學科領域發生了一些新變化。幾乎所有人文學科和相關社會科學所有專業都遭受重創。歷史學專業數量較其2007年峰值下降了大約45%,英語專業的數量自上個世紀90年代末以來已下降了將近一半。而且,它們并沒有隨著經濟復蘇穩定下來,似乎反映出學生心目中優先考慮議題的變化,而這甚至在他們進入大學的教室之前就已經形成了。

不過,有數據表明,某種更有趣的事情可能正在發生。就讀人文學科專業學生比例的直線下降似乎并沒有反映出人們對人文學科興趣的突然下降,也沒有反映出人文學科各個專業實際就業前景的明顯惡化。

 

了解人文學科專業狀況最可靠的指標是美國各個大學向教育部所提交的報告,根據這些報告,人文學科迄今經歷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1955年—1985年,隨著全國各地為教師教育所開設的師范學校轉型為綜合性大學,男女老幼都涌向英語和歷史學專業;20世紀70年代,經濟惡化導致高教發展速度放緩,當經濟從繁榮轉入蕭條時,人文專業出現了塌方式的崩潰。第二階段:1985年—2008年,這是一個長期的穩定時期,包括哲學在內的四大人文學科各個專業發展穩定。第三階段:從2008年至今。

自2008年以來,人文學科危機再次重現。即便在增加了像種族和性別研究、音樂學、藝術史和宗教等學科之后,今天獲得人文學科學位的美國應屆畢業生比例也依舊低于1970年或者1990年,即便是絕對數字也低于1970年。哲學、歷史學、語言和英語這四大人文學科授予學位的總數面臨著近20年來首次不足10萬的風險。也許最為令人擔憂的是,在文理學院和眾多數量的精英大學里,近期攻讀人文學科的學生數量減少的情況尤為嚴重。

“不再關注“生活哲學”

在各類學校中,人文學科開始下滑的相關資料反駁了許多有關人文學科下降的常見解釋。不過,其中一種常見解釋確實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與統計數據相當吻合:即學生們在金融危機爆發之后放棄攻讀人文學科,因為他們更加害怕就業市場。根據教育部所提供的統計數據,在過去十年里蓬勃崛起的學科幾乎全都是包括計算機科學等在內的STEM專業,而像政治科學、社會學和人類學等較接近于人文學科的學科領域,尤其自2011年以來出現了嚴重下滑。這種情況似乎顯示STEM各個專業是現代經濟中唯一安全的賭注,而人文學科正在消亡。不過,這里有一個極為重要的告誡:放棄攻讀人文學科以及相關學科,主要是因為他們認為自己的就業前景很差。

 

許多證據的確表明,人文學科專業畢業生收入可能不如計算機科學和金融專業畢業生收入高。但是統計數據顯示,前者的收入并不比后者的收入低多少,而且,大多數專業畢業生的收入差異都在調查的誤差范圍之內。一項分析發現,年齡在35歲以下的人文學科專業畢業生實際上比生命科學或社會科學專業畢業生更不容易失業。一旦互聯網泡沫破滅,計算機科學甚至可能比人文學科專業的風險更大,因為人文學科專業畢業生知識面較廣。在經濟的其他領域,我們會以平常心看待這些差異,在收入和失業率中值上,人文學科專業和理科專業畢業生之間的差異,看來至多是弗吉尼亞州和北卡羅來納州居民之間的差異而已。

 

在精英學校,雖然人文學科學位的數量減少了,但是計算機科學學位的增速卻比其他學校快得多。根據《美國新聞與世界報道》的報道,在排名前30位的大學中,計算機科學學位授予數量大致相當于歷史學、英語、語言、哲學、宗教、區域研究和語言學學位授予數量的總和。

那么人文學科危機是否真的反映了學生們“想”選擇的專業的轉變,抑或僅僅是他們認為自己“應該”選擇什么專業的變化呢?丹尼斯·阿爾伯格和埃文·羅伯茨在即將出版的一本書中指出,上世紀70年代攻讀人文學科專業人數減少與一種巨大的倒置現象相符。在1970年,10個學生當中有7個認為通過教育“發展一種有意義的人生哲學”是非常重要或者極為必要的,而且10個學生當中大約有4個優先考慮用教育掙更多的錢。到了80年代中期,這些比例出現了逆轉:在過去40年里,大學一年級學生中,自認為在他們學習過程中有足夠的精力去打造一種生活哲學的比例已不到一半。難怪這么少的學生選擇攻讀人文專業,而且,鮮有跡象表明攻讀人文學科學生人數的下降最終會如同其開始時那樣迅速結束。

對人文學科的重新定位

在特朗普當政的時代,某些人對歷史課重新產生了興趣。哈佛大學因一起歧視訴訟案被迫公布的申請者名單顯示,在該校2019年的畢業生中,急于放棄攻讀人文學科的速度近年來首次出現了放慢的跡象。在經歷了2011年—2014年自由落體之后,人文學科專業的下滑速度最近幾年有所緩和,換句話說,即便無法再與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平起平坐,但是,人文學科幾乎肯定能夠生存下來。

 

承認人文學科處于危機之中,并不意味著承認它們正在滅絕。相反,它意味著人文學科的地位正在下降,這正在改變著人們的生活和大學校園。圍繞著人文學科的決策和辭令現在具有特別意義,因為期刊、圖書館和大學不得不圍繞新人文學科將采取何種形式做出各種新的決策。接下來情況會有不同。在20世紀60年代經濟繁榮時期,人文學科圍繞著一個受到嚴格限制的由英語和歷史學所構成的共同核心發展。在其鼎盛時期,人文學科幫助維持、重建和改善了一種共同文化,豐富了美國人的生活;而在其最糟糕的時期,人文學科則充當了受到精心控制的文化資本的傳播渠道,雖然這些學科并未徹底放棄準則,但是鮮有人會依舊聲稱自身是美國文明的管理者。

 

雖然歷史學、英語以及其他人文學科日趨衰落,但是唯有未涉足科學的一組人文學科仍保持了自身的地位:統計機構將這些新學科(也是更小的學科)作為種族、性別和文化研究結合在一起。與此相關的是,傳統黑人大學(HBCU)人文學科招生人數保持穩定,就讀于這些大學的大多數學生表示,他們仍致力于打造一種生活哲學。

盡管在精英階層眼中,對文化的掌控已變得不那么重要。但是,對于尋求從主流觀點之外更好地理解文化的那些學生來說,某些人文學科可能比以往任何時候更為有用。問題是,當主流觀點繼續警告學生們抓緊離開時,人文學科最終能夠在一所大學里占據多大空間。

文章原載于社會科學報第1627期第7版
重要信息
友情鏈接
澳洲幸运5技巧分析